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要烧掉一座城堡,是很难的事情。
  
      毕竟建材全是石头。
  
      但如果六位玩家,每个人都利用系统空间,装上2X2X2体积的特殊易燃物,一种类似煤,但比煤更有燃烧效率的东西时,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后果就是,一座城堡被点燃了。
  
       嚯嚯嚯嚯嚯哈哈哈哈哈!
  
       这样奇怪的声音是贝特尔发出的,他双手疯狂地抓着自己的头发,脸色通红,双瞳大张,似乎要瞪出眼眶,发出奇怪的声音。
  
       周围的人看着有点头皮发麻,缓缓后退。
  
       也不怪他如此。
  
       一座这样的城堡,至少是他们家三代人的努力,才能慢慢建起来。而且城堡中还有很多珍贵的东西,比如说收集的宝石,以及金币。这一烧,都可能数代人的努力都烧没有了。
  
       最重要的是,城堡是他们最后的防线,有城堡和没有城堡的贵族,是两个概念。
  
       如果连城堡都陷落了,那么就意味着,这个家族要没落了。
  
       贝特尔实在是接受不了,明明今天还是庆祝宴会来着,反抗组织灰眼没有了,那个被他当作是工具利用的女人也走了,两件好事加在一起,应该是件更加快乐的事情,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头发一缕缕被扯下,贝特尔的神情越来越扭曲,嘴角看着已有白涎流下,眼看着变要变成精神病,这时候一直跟在旁边的韦德走上来,狠狠一巴掌扇在贝特尔的脸上,怒骂道:“还愣着干什么,快下令去救为啊。”
  
       这一巴掌很重,清脆的声音周围数十米都听得见。
  
       贝特尔脸上五道红痕迅速鼓了起来。
  
       但这也让他变得清醒了许多。
  
       感激地看了眼韦德,贝特尔对着旁边吼道:“第二团和第四团留下防守,其它人跟我立刻回城堡救火。消灭城内的敌人!杀一个敌人,赏一枚银币。”
  
       虽然城堡肯定是保不住了,但能抢救出多少东西,就抢救出多少东西吧。
  
       贝特尔带着一批士兵冲下城墙,往城堡的方向赶,他现在已经清醒了许多,没有将所有的士兵都撤下城墙。
  
       就在他离开城堡后不到十秒钟,一颗巨大的圆石,带着呼啸的风声,由远到近,声音由小到大,最后砸在在城墙上,虽然玩家们用的是简易投石机,但由于在游戏中,优秀的个人属性加成,这使得那几个摆弄投石机的玩家,在‘校准’方面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
  
       听着后方重在原撞击声,贝特尔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无数的碎石在城墙上炸开,一些还飞溅到了他的附近。
  
       他下意识就捏紧了双手。
  
       艾丽!你这婊子!
  
       居然敢带人回来找我麻烦,等我挺过这一关……
  
       旁边的韦德立刻打断了他的仇恨宣言:“还愣着干什么,贝特尔快走啊。”
  
       贝特尔转正身体,策马向着燃烧的城堡跑去。
  
       而在城门正面,玩家们看着又一发投石准确命中,忍不住发出了欢呼声。
  
       负责校准射击线的玩家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我太TM牛了。”
  
       但随后玩家们又发出惊呼声。
  
       因为即使被城墙阻挡了视线,但远处那冲天而起的黑色烟柱,也出现在了他们的眼里。
  
       “成了成了,那六个贼成功偷家了。”
  
       “提前派他们潜伏进城果然是正确的。”
  
       “城墙上的守卫明显少了。”
  
       “进行下一步,进行下一步,破城门。”
  
       玩家们欢快的议论到这里就停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第一排最中间的黑袍人身上。
  
       这是罗兰。
  
       他走前几步,从系统空间中取出魔法杖,前方一指。
  
       小小的火球在魔法杖前端三米处出现,然后迅速变大,也越来越明亮。
  
       一开始是暗黄色,等膨胀到直径半米的时候,火球变成了桔黄色。
  
       温度明显有了很大的提高。
  
       此时火球还在膨胀,很快就变成了大约直径一米半的样子。
  
       这时候,火球的表面已经有许些蓝色的焰苗出现了。
  
       而罗兰周围的空气已经开始扭曲,脚底周边的绿草变渐渐发黄。
  
       但,火球还在涨大。
  
       此时同时,罗兰的身体开始发光,密密麻麻的白色光点冒出,然后又重新没入到他的身体里。
  
       这是宁神项链的效果触发了,罗兰积存了十天,勉强把宁神项链储存上限存满的魔力开始回流到他的身体中。
  
       众所周知,圆球半径每增加相同的长度,其体积就会是之前的数倍,再长到一定程度,就是之前的数十倍,甚至数百倍。
  
       罗兰自身的蓝条,可以将小火球的直径撑大到一米半左右,但用光了宁神项链中所有的储存魔力,近三个罗兰的魔力总量,也只是将火球勉强撑大到了两米。
  
       但这足够了!
  
       直径两米的火球,比大多数的玩家身高还要高,看着极有压迫力。
  
       而且这时候火球的表面焰苗,已经变成了蓝色,罗兰周围的空气扭曲地更加厉害,身边十米左右的草儿早已发苒,此时已经开始自燃起来。
  
       周围的玩家们不停地后退,此时他们已经离罗兰二十米以上的距离。
  
       个个口瞪口呆。
  
       直播间中也是一片沸腾。
  
       ‘我去,这气势,这特效,谁说法师是垃圾的。'
  
       ‘蓝色的火焰,两千度高温,过份了啊(掀桌)’
  
       ‘法师是垃圾,法爷不垃圾,你要弄明白,这是两个不同的职业。’
  
       ‘我决定了,我要去练法师。就冲这气场,值!’
  
       ‘帅是一辈子的事情。’
  
       ‘你确定你大学时的高数从来没有挂过科吗?’
  
       ‘楼上的,你扎心了啊。’
  
       就在直播间沙雕玩家们胡侃地兴奋时,精神力快触底了的罗兰,用最后的精神力作为‘弹绳’,将‘大火球’弹射了出去。
  
       是真的弹射,类似于电磁轨道炮的那种弹射。
  
       呯地一声,天地仿佛一瞬间暗了下来,大火球就变成了椭圆型,划出一道直线闪电,瞬间就砸中了城门上方的墙体。
  
       但这只是大火球飞行速度太快,让观察的人产生的视觉错觉,火球的形状一直没变。
  
       而大火球砸中城墙的一瞬间,绽放出和闪光弹爆炸时没有任何亮度差别的光芒,而且同时还爆发出巨大的声响,就像是迫击炮的炸弹直接在耳朵边上炸开了。
  
       直接震破耳膜。
  
       直播间的网友们大呼自己的钛合金狗眼瞎了,而现场的玩家们更惨,不但眼睛看不见,还耳鸣着,一个个满流满面的同时还使劲轻拍耳朵。
  
       此时他们看不见,也听不到,耳朵全里是在嗡嗡作响。
  
       几个性格冷静地还能捂耳呆呆站着,跳脱些的已经在地上打滚胡骂乱语了,虽然他们都听不到自己在骂些什么。
  
       场面极度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