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伏小婉回过神来,露出一脸恐惧之色。
  陈灵的模样,让她头皮发炸,身体不停往后挪。
  “你……你别……别过来。”伏小婉说道。
  “呵呵……”
  陈灵嘴角,尽是冷笑。
  “下辈子,就做个好人吧!”
  说完,陈灵使出银色小剑,急速朝伏小婉飞了过去。
  “饶命……”
  话刚落音。
  银色小剑直接贯穿伏小婉的眉心。
  她的脑袋,立即炸开。
  至死,她都没有发出一句惨叫。
  “嘭……”
  她的身体直愣愣倒了下去,诡异抽搐几下之后,便没了动静。
  “咻……”
  银色小剑化为光影,消失不见。
  “哥,谢谢你!”陈灵走到陈宇面前,眼里,尽是感激之光。
  “小灵,我是你哥,跟我还要客气呀!”
  陈宇不由给陈灵来了个抹头杀。
  “哥!”
  陈灵扑在陈宇怀中,眼泪哗哗而流。
  陈宇抚摸着她的头发,一脸溺爱之色。
  陈宇露出挣扎之色,似要说出真相,却又不敢。
  “小灵,要不要我解开你身上禁制,让你获得之前的记忆?”陈宇问道。
  “不用,那些记忆,只有痛苦,我不想知道。”陈灵说道。
  “那行。”
  陈宇点点头,“那你做我神阁第一炼器师,可好?”
  “那没问题!”陈灵点点头。
  众人看着陈宇,脸上神色,变化不定。
  另一边。
  许世鹏被陈灵的果断吓傻原地,直到此刻才恢复过来。
  他看着陈宇,对着他便是一跪而下,同时,缔结出自己的灵魂契约,送到了陈宇面前。
  “陈殿主,饶命呀,我愿意认您为主,终生跟随您!”
  “殿主,是我错了,是我眼瞎了,听了那个臭婆娘的话,请您饶我一命吧!”许世鹏说道。
  听到这话,陈宇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你不觉得已经晚了吗?”陈宇声音冰冷。
  “陈殿主,我错了,您就饶我一命吧,您杀了我,没有半点好处!”
  “让我认您为主,我定会把这里的事情隐瞒的,保证许家不会追究。”
  “如果我死在这里,只怕我父亲汉王会亲自前来,到那时,您就危险了!”
  许世鹏分析得有理有据。
  明面上看是为陈宇好,实则是在威胁陈宇。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陈宇最不怕的,就是威胁。
  “呵呵……”
  这一声,让许世鹏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全身不由轻颤。
  “到了此刻,还要借你父亲的名字来威胁我?”
  “你好像忘了一件事,你是汉王最不喜欢的一个儿子,你说,他会为你亲自前来?”陈宇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许世鹏面前,尽是惊讶。
  “死人不需要知道!”陈宇说道。
  “你杀了我,就算我父亲不来,来一个我的兄弟,你又怎么办?”许世鹏说道。
  “呵呵,这就不用你担心了!”
  “谁敢动我妹妹,哪怕天王老子,也饶他不得!”
  “所以,你去死吧!”
  说完,陈宇伸出右手,一指朝许世鹏按压而去。
  这一指,带着剑意。
  他的手指,就如同一把剑一般。
  “不要啊……”
  声音戛然而止。
  这一指,直接刺破许世鹏的灵魂。
  他的身体如同气泡一般,瞬间裂来。
  至死,他都保留着惊恐之色。
  叮,经验+2000W
  叮,神铁+101
  叮……
  一连串系统提示音响起。
  “真穷,果然是汉王最瞧不起的儿子!”陈宇暗叹口气。
  这样一幕,直接惊呆所有人。
  杀了?
  真的杀了?
  哪怕他是汉王之子,也是说杀就杀,根本没道理可讲。
  “杀得好!”
  “这种欺我人族的,就该杀死!”
  下方众人,响起阵阵惊呼。
  很多人,不由大声叫好。
  一种爽快感,涌遍众人全身。
  洛元九看到这幕,眼里,尽是精光,“做得好!受了神族多少鸟气,终于轻松一口了,小宇,没想到,你竟然都有上位神的手下了,这下,人族根本不用担忧了!”
  “小宇,做得不错!”公孙浩然说道。
  陈灵走到陈宇面前,双眼之中,泪光闪闪,“哥!”
  “小灵,哭什么呢?”陈宇说道。
  “哥,你就是个呆子,我是被你感动的!”陈灵说道。
  “哦。”陈宇点点头,轻轻抱住陈灵。
  良久,两人分开。
  陈宇拿出噬魂瓶。
  这东西一出,几道透明身影,对准陈宇便是跪拜而下,不停磕头。
  这些身影,正是从神族而来的人。
  其中,有许世鹏,有他身后那个老者以及伏小婉等人。
  “陈殿主,放我一条生路吧!”许世鹏不停磕头。
  “公子,饶了我们吧!”
  “呵呵……”
  对于众人的求饶,陈宇没有理会。
  他甚至动作都没有半分停滞,一下便打开了噬魂瓶的盖子。
  “不要……”
  惨叫声戛然而止。
  所有透明身影全部飞入噬魂瓶中,变化成最精纯的灵魂能量。
  陈宇以特殊手法,把这些灵魂能量都变成了润魂珠。
  叮,润魂珠(六品)+321
  “殿主神威,简直是惊天动地呀。”
  “殿主威武!”
  “虽然如此,不过,我等何处何从呀?”
  “大不了死吧,反正20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各种谈论声不停响起。
  有高兴的,也有担忧。
  不过,总体来说,大家还是挺爽的。
  敢跟神族叫板,就凭这份胆魄,就已经相当恐怖。
  既然,神族不让人族活?为活还要窝囊活着?
  看到众人各不相同的神色,陈宇嘴角一扬,往前走上几步。
  接着,他调用神威,开始说了起来。
  “今天的事,大家已经看到了。”
  “说起来,我们是神族的附庸,一直因为有至高神的名气在上面罩着,才能保我等平安。”
  “不过,神族之人,从未把我等放在眼里,各种欺压,也不想给我们活路,既然如此,你们还愿意平静吗?还愿意坐视不理吗?”
  陈宇的声音,带着特别的神韵,在圣城上空滚滚回荡。
  “不愿意!”
  整个圣城,整齐的声音,震得天空嗡嗡直颤。
  “好!”
  陈宇点头。
  “你们不愿意,我更不愿意,如果神族敢压我们,我不介意带着大家反抗。”
  “今天,我陈宇在这里表个态,愿意跟着我的人,我保大家平安,如果神族来袭,我会顶在前面!”
  陈宇一句句说着。
  没有高深的谈论,没有华丽的辞藻。
  只有恳切的言语,说到众人心坎之中。
  他们望着陈宇,眼里,流露出无法抑制的感激与崇拜。
  “我在绝望死地建立了领地,可以供2亿人居住,但对于几百亿人的人族来说,远远不够,所以,我需要大家一齐建设。”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各尽所能,共同建设我们的新家园!”
  陈宇的话,带着热血澎湃的感染力。
  众人听到这话,激动得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有不少人挥舞着拳头,不停喊着殿主二字。
  “殿主!”。
  整个圣城上空,都响起这两个字。
  ……